施 登騰

法國居美博物館【 La Chine des porcelaines du 9e au 18e siècle】展!推薦理由如下:

❤️ 1. 數位3D典藏品的「典藏即展示」應用

❤️ 2.數位3D典藏檔案的展覽型互動視窗體驗

❤️ 3. 「可觸式」數位展品的全方位主動賞析(360度平轉、俯瞰)

❤️ 4. 展覽資料與展品細節能同步提供

❤️ 5. 語音導覽能同步提供

❤️ 6. 搭配實體展覽共構的精選件數位展覽

❤️ 7. 數位展館的專屬設計規劃

🚩 展覽影片介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e0mEBV8Xeo

🚩 數位展館連結:

https://reurl.cc/dXey3k

延伸閱讀:

🚩曾鈺涓/ 線上展覽了嗎?!策展人、數位藝術家曾鈺涓觀點

https://reurl.cc/e6WyRb

🚩施登騰/ 線上展覽了嗎?!數位轉譯人施登騰觀點

https://reurl.cc/7ejdGy

🚩施登騰/ 典藏即展示:論博物館科技中的本體論轉向

https://reurl.cc/MbXjav

🚩施登騰/ 【施登騰專欄】我們需要一個數位典藏的敘事論述

https://reurl.cc/xO1vy1

🚩施登騰/ 「數位時代下的博物館思考」專題 — 影音導讀

--

--

於週末日著實體驗了天道酬勤的祝福感,在基隆雨勢中意外地順利完成全日的移動參訪與提案審查,口腹飽了,眼睛累了,身心暖了,但不虛所行。再讓喜歡上基隆的倒不是2022基隆城市博覽會這個展演盛事,對這類年度節慶活動一向興致不高,那畢竟是一年一次的精彩,總有參雜錯過不再的遺憾,且不愛那種喧嘩趕集。我心儀的是長駐的地景、美食與歷史。遂驅車行經多個展覽區,選擇直奔歷史現場從諸聖教堂遺址去認識古基隆,並在公忙後用生鮮美食犒賞去品味活基隆。有戶長的相伴,也讓展覽與景點的取景/取材多出了不同的構圖與出遊的回憶。 既然是個文青公忙又偷閒的「歷史行腳」,就適合引用余秋雨。 余秋雨說得誠實,他的《千年一嘆》不是要用文采掩飾歷史文明,畢竟那聲喟嘆都嫌粗糙,何況「在如此艱難危險的長途上見縫插針地塗幾句,既作不了文章也作不了學術」,求的不過是在「一百年後增加一個方位吧!」於是他用散文寫下灰燼深處的餘溫。 我這趟和平島的「諸聖教堂考古遺址」造訪並非文化征途,不難的,且不過就是火車與計程車的接駁。但在報上「平一路25號」「諸聖教堂遺址」地標資訊後,計程車司機卻仍然一頭霧水,因此著實在車內溝通確認了許久才成行。這趟參雜著展區參觀與審查公務的基隆行,我僅在精彩的基隆城市博覽會中選擇「諸聖教堂」,那是個在基隆時空座標中讓人清醒又令人沮喪的一點。我家此行的大學/小學老師也都第一次認識1624~1642年間西班牙人佔領北台灣期間所興建聖薩爾瓦多城的史實。所以既無力為文也不做研究,就簡單留下一些文字,為自己增加一個認識台灣/基隆的方位。

【數位典藏轉譯系列:合方創意「諸聖教堂考古遺址」展區參觀】
【數位典藏轉譯系列:合方創意「諸聖教堂考古遺址」展區參觀】

於週末日著實體驗了天道酬勤的祝福感,在基隆雨勢中意外地順利完成全日的移動參訪與提案審查,口腹飽了,眼睛累了,身心暖了,但不虛所行。再讓喜歡上基隆的倒不是2022基隆城市博覽會這個展演盛事,對這類年度節慶活動一向興致不高,那畢竟是一年一次的精彩,總有參雜錯過不再的遺憾,且不愛那種喧嘩趕集。我心儀的是長駐的地景、美食與歷史。遂驅車行經多個展覽區,選擇直奔歷史現場從諸聖教堂遺址去認識古基隆,並在公忙後用生鮮美食犒賞去品味活基隆。有戶長的相伴,也讓展覽與景點的取景/取材多出了不同的構圖與出遊的回憶。

既然是個文青公忙又偷閒的「歷史行腳」,就適合引用余秋雨。

余秋雨說得誠實,他的《千年一嘆》不是要用文采掩飾歷史文明,畢竟那聲喟嘆都嫌粗糙,何況「在如此艱難危險的長途上見縫插針地塗幾句,既作不了文章也作不了學術」,求的不過是在「一百年後增加一個方位吧!」於是他用散文寫下灰燼深處的餘溫。

我這趟和平島的「諸聖教堂考古遺址」造訪並非文化征途,不難的,且不過就是火車與計程車的接駁。但在報上「平一路25號」「諸聖教堂遺址」地標資訊後,計程車司機卻仍然一頭霧水,因此著實在車內溝通確認了許久才成行。這趟參雜著展區參觀與審查公務的基隆行,我僅在精彩的基隆城市博覽會中選擇「諸聖教堂」,那是個在基隆時空座標中讓人清醒又令人沮喪的一點。我家此行的大學/小學老師也都第一次認識1624~1642年間西班牙人佔領北台灣期間所興建聖薩爾瓦多城的史實。所以既無力為文也不做研究,就簡單留下一些文字,為自己增加一個認識台灣/基隆的方位。

--

--

博物館的藏品都說是真;文物店的古董也不會有假。真偽似乎有了既定的解答。
但事實卻是,探索真相的需求一直都在。

談鑑藏品趣

現在文物藝術品除了價值以外,價格一樣引人關心,屢創拍賣價新高背後,層出不窮的真偽爭議也同樣令人憂心。目前的鑑賞環境已因仿品數量與技術的增長,而更形嚴峻與複雜,除了相關單位積極地確立鑑定權威外,謀求鑑賞經驗傳承以及鑑定技術開發的工程,正與學術研究工作一同戮力進行著,相關的數位成果更是為使文物鑑賞有了新面向與數位內容,並與數位時代同軌並進。何況隨著經濟與社會條件的許可,文物收藏早已逐漸成為個人財富與藝術投資重要項目,當然也期待「藝術鑑真品賞教育」也能成為學校、社會藝術教育的新趨勢。

最近有感想,且想談的是「被壓制的知識(subjugated knowledge)」與「主宰的知識(dominant knowledge)」。因為文化、社會、政治不同程度的權傾,而使知識的來源與對待會因之有別。且就像階級劃分,知識也有等級與專業之分,但價值與功能則並不以此為據。像當代更因數位網路、平台的發達,使我們迎向泛知識時代(pan knowledge era),白話就是說:「高手在民間」。

Skeggs, B. (1997)就說:

All knowledge is produced in someone’s interest so all knowledge is generated from positions of power/ powerlessness。

所有知識源自個人利益,因此知識來自權勢階層,以及無勢之人。

前幾天,聽了盧泰康教授於逢甲大學「藝術文物市場與管理」系列講座【第六場|元明清代青花瓷藝術與鑑定】,聽眾真的不少,校內外都有。目前的學界上的專業系所中,由盧教授與李建緯所長所領導的南藝大與逢甲大學都很具有代表性。李建緯所長在演講結束前,語重心長的提到雖然學界普遍不認同「鑑定」的重要性,也視為非專業技術,但從他與盧教授的研究經驗來看,鑑定是做學術研究必要的實務應用。

逢甲大學「藝術文物市場與管理」系列講座【第六場|元明清代青花瓷藝術與鑑定】。左為盧泰康教授,右為李建緯所長

說真的,如果不是學者與有識者為文著論提出許多「鑑定學」要旨,目前許多鑑賞仍不過是師徒制的口傳心授。但相對的,如果是由學校開設相關系所,若教學時看不到文物,鑑賞也只是轉述式的心領神會。目前南藝大與逢甲大學(當然還有其他人笑)開設的系所已企圖在課程與定位中培育台灣文物鑑定人才,但觀之實際操作,也相當程度反映出台灣在推動專業文物鑑定人才的需求與以及條件上的困難。特別是比較國外相關學程。

承上,倒是世界兩大拍賣公司Christie’s與Sotheby’s已經針對當代與近代西洋繪畫(部分課程包括亞洲藝術)提供專業的碩士訓練養成課程。像是Sotheby’s Institute of Art就開設了Art Business, Contemporary Art、Fine & Decorative Arts & Design、Arts Management、以及Modern & Contemporary Asian Art等碩士班課程,Christie’s Education也分別在倫敦與紐約開設Art, Law and Business與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Market兩個碩士課程,在課程都有實務鑑定的技術與觀念養成規劃。但更令人心儀的是像Sotheby’s Institute of Art的Semester Program in London所安排博物館實戰課程,像是Asian Art and Its Market這種15周密集課程,雖然所費不貲,學費為8,250英鎊(約合台幣33萬左右),但都是實務性課程與重量級博物館參訪。個人有個藏家舊識的女兒曾於2014年去參加,目前她也在香港從事古董買賣。據她分享,是非常實務的課程,學生來自不同國家,有些人志在成為專業拍賣官,有些則已是藏家但為豐富個人知識而參加。

說實話,鑑真知識非常必須有古文獻閱讀、鑑定資訊吸收、購藏把玩經歷、實物品鑑實戰等,見過能寫善說但不能鑑真的大學研究所與博物館學究,佩服的是真正有實力的反而是以實力拼搏收藏真偽的藏家或古董商。器物鑑定這事兒,還真是不是讀讀書就可以的,雖然圖錄、書籍、出土報告、研究論文永遠不缺。

--

--

這幾天趁連假趕完幾個人文科技的政府計畫書審與競賽評分,其間看到了一些想像的樂觀與實踐的嚴苛,但這些至少都能是「條件」,我也從中學到一些「關鍵」。以前陷/限於職務規定與業務負擔,具體說是在校內衝刺的時期,不僅只投入系務與產學打拼,也未思及需要全力經營與發表學術專業。因此在離開主管行政職後,於近三四年的累積,讓過去無法參與的文化機構業務、標案、計畫等審查變成常態性的服務機會。很是感謝,因為不論是受委託進行研究規劃,或協助以座談、講演、訪談方式分享研究成果,或者是擔任經費規劃、標案執行(或參與投標)與業務經營之顧問審核工作,都是在研究上更為務實的補血福利,至少是政策評析練習曲。 行政業務是政策遂行的實務基礎,否則都是理念空談。但行政真是種殘酷試煉,也像是非自願地被加入《Apprentices 誰是接班人》演出,明明他就不是你想成為或仿傚的人,偏偏那位主管還賣力指導、傳授與演出。有時明明是外部委員才能論斷的評量審查,卻已在內部行政體系層層審核,甚至滾動式調整標準,讓隨到隨審磨鈍了鬥志與興致。這種常見的組織結構與管理方式都是橫亙於繁雜業務前的耗損。就認識幾位被借重的人才,得為此程序做足多次準備,我以前也曾為滿足這些業務而欣喜。這些事實都提醒著,不是有才能「才能」完成行政工作與政策業務的。最近看著政府的計畫越多與想像越大,就越發憂心基層如何落實執行。但任何政策越是接近實務規劃,行政工作就越有機會將這些想像實踐。

【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科技應用的政策端思考與準備】
【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科技應用的政策端思考與準備】

這幾天趁連假趕完幾個人文科技的政府計畫書審與競賽評分,其間看到了一些想像的樂觀與實踐的嚴苛,但這些至少都能是「條件」,我也從中學到一些「關鍵」。以前陷/限於職務規定與業務負擔,具體說是在校內衝刺的時期,不僅只投入系務與產學打拼,也未思及需要全力經營與發表學術專業。因此在離開主管行政職後,於近三四年的累積,讓過去無法參與的文化機構業務、標案、計畫等審查變成常態性的服務機會。很是感謝,因為不論是受委託進行研究規劃,或協助以座談、講演、訪談方式分享研究成果,或者是擔任經費規劃、標案執行(或參與投標)與業務經營之顧問審核工作,都是在研究上更為務實的補血福利,至少是政策評析練習曲。

行政業務是政策遂行的實務基礎,否則都是理念空談。但行政真是種殘酷試煉,也像是非自願地被加入《Apprentices 誰是接班人》演出,明明他就不是你想成為或仿傚的人,偏偏那位主管還賣力指導、傳授與演出。有時明明是外部委員才能論斷的評量審查,卻已在內部行政體系層層審核,甚至滾動式調整標準,讓隨到隨審磨鈍了鬥志與興致。這種常見的組織結構與管理方式都是橫亙於繁雜業務前的耗損。就認識幾位被借重的人才,得為此程序做足多次準備,我以前也曾為滿足這些業務而欣喜。這些事實都提醒著,不是有才能「才能」完成行政工作與政策業務的。最近看著政府的計畫越多與想像越大,就越發憂心基層如何落實執行。但任何政策越是接近實務規劃,行政工作就越有機會將這些想像實踐。

因此,比起憂心基層的抗壓性與實踐力,還不如擔心上級規劃願景的眼界與實力。

附圖是張我在2019全國博物館論壇會議現場即時紀錄的文化部鄭麗君前部長發言內容的簡圖,如果是她當主管似乎是不用擔心願景規劃的。

鄭前部長當時致詞是就博物館價值與願景、博物館發展策略、建構支持博物館發展的公共治理網絡等三層面提出初步說明。若依照文化部新聞稿【2019 全國博物館論壇落幕 鄭麗君:組成政策專案小組 建構博物館專業自主發展體系】(https://reurl.cc/mqrONl),鄭前部長索擘劃的博物館價值與願景是扮演「知識型社會良心」的角色,發揮典藏保存、整合研究、多元呈現及思辨對話等功能。但同時博物館也應建立開放性知識體系,發揮民主、透明、參與和包容特性。並且要發展博物館科技治理,以國家文化記憶庫及臺灣行卷博物館示範計畫,建構博物館文物典藏數位化、開放與授權、創新應用,增進博物館數位近用模式。此外,以文化部立場去串聯各領域相關單位組成MLAUCNI(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M、圖書館L、檔案館A、大學校院與社區大學U、企業C、非營利組織/民間團體、專業社群N、其他機構I等),以擴大博物館之社會影響力,也是他特別提出的構想。目的在於透過支持博物館事業以軟帶硬去發展台灣文化藝術。

於是我在她詳述的政策結構上,以包裹核心式概念圖,將其結構性論述轉化為簡圖。

也就是說,從外部或說基礎支撐來看,在推動公眾參與、資料開放、包容平權的「公共治理」與由組織法規、縱橫跨部會合作、國家型計畫的「文化治理」支持下,並往政策核心去追尋【博物館願景】(台灣軟實力)的關鍵:就是「專業治理」。因此「專業治理」所提出的都是整合論壇與政策的推動策略。而作為推動「文化治理、公共治理」 → 「再發展(專業治理)」→「博物館願景」的關鍵與「橋接(或者說是交集)」之構件,則是「中介機構/平台」。根據論壇與鄭部長的詮釋,「中介機構/平台」是: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智慧博物館、博物館與學校合作(人才與專業)、地方文化館(社區大學)等等發揮中介功能的組織與形式。這「中介」組織/平台的角色也至為關鍵,應該就是鄭部長所提的【MLAUCNI】(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M、圖書館L、檔案館A、大學校院與社區大學U、企業C、非營利組織/民間團體、專業社群N、其他機構I等)。

至於她所提到博物館政策白皮書(據說快要出版發表了,很遺憾沒能參與),依我個人的理解是,在此架構下的功能其實就是「再發展(專業治理)」。由於當時我在此論壇中擔任【專業發展與科技應用】議題委員,所以依據所參與場次的理解,除了需與其他議題結合審議外,若要能在博物館組織發揮專業與科技應用的實務優勢,就應該是落在更明確與實務的「知識成長社群」與「專業培訓」這兩個業務上。依我的態度與理解,個人會認為這兩項都是「面對數位時代的必要職能」,而審諸鄭前部長的擘劃,則是落實在她所提出「博物館智慧升級」的關鍵項目。因為「未來」博物館的「專業性」「公眾性」就在於其揭示的「近用」、「支持」、「合作」、「議題」、「公平」、「數位」等形式去「參與博物館」。而無論是「專業發展」與「科技應用」也都該為此「參與」提供必須的專業能力與科技實力。

整體而言,我認為這樣的政策擘劃確實是能落實的,雖然還是有部長級的「高端」,也有官場作文的必要「模糊」,但在現場聽她以很邏輯的思緒去說明,就知道不至於會打高空。對於「數位科技應用的政策端思考」議題,也作為週五演講的概念規整,我會進一步提出:

一、分工目標的整合:

「人才培育」須實力盤點後,方能跨域對談、媒合輔導,且人才也應涵括業界專家以收即戰力之效;透過「場域創新機制」要建立的是跨部會的完效文化場域(具數位轉型成果)讓創新技術具有場域創新、場域驗證的PoC, PoS, PoB分階成效,不而是在機構轉型就認為畢其功;「協作平台媒合產官學」則需與機構數位轉型後的產業與商機生態鏈的整合。

此外,人才就該是產業即戰力「人才培育」成果,透過輔導、媒合、補助、育成去規劃發展。「場域創新機制」需具體落實於文化展演機構的數位職能、業界創新人才的投入實踐,於此基礎方能期待業界與計劃案的場域驗證成果去整合實力、媒合產官學,並推動相關數位科技產業的商機。 非常建議文化機關:

(一) 人才與產業之調查並行:

台灣應該要有「數位科技(展演科技)產業調查研究報告」,才能聚焦具體領域,以使人才、技術、環境、商模更有整合性。

(二) 機關要到幕前登高疾呼數位人才擘劃:

舉韓國疫後數位政策為例,其2021年7月提出【Digital New Deal數位新政】,投入160 萬億韓元(1330 億美元),就是正視到已到位的數位環境,卻在人才與應用上缺乏競爭力。所以,雖著眼人才培育制度與實務影響的政策擘劃,但也在政策面與積極性上有宣傳之效。

(三) 數位轉型垂直應用場域實證規劃:

在進入執行收效階段,就務必從計劃構面去檢視垂直應用場域實證的效益,透過動態的調整,或確認立即需求去導入DDS demand-driven strategy的策略,才能在執行過程中同步驗證與調適。畢竟培育是實力植基,創新是創發之源。科技卻是流動的並無固定形式,惟有模組化的產品、可預測的技術研發,才能立足根基,能發揮「內核心」「外創意」的一元多用式技術厚植、產業深耕的成果。

(四) 商業模式穩定性的模糊:

這其實是國內文化科技跨域需要強化但很難改善的問題,需要跨部會(經濟部、科技部/數位發展部)去強勢主導,方能讓在商言商的產業去投資與投入(人家開公司也是有很多職員與家庭要養的)。

二、不要再有「發現」但不「發想」的「數位策略」缺席了:

發現容易,發想很難,計畫容易,執行困難。所以政策計畫都該有具體的策略規劃,且要評量與投資並行。只要在計畫執行期程中有具體的軟硬體建置與專業測試成果,其相關的技術分享、創新、創作都該被投資挹注,並期能集中擴散。也需要加速進行PoB輔導機制,擴大其場域驗證成果。

三、調整「實」而不「虛」的計畫前瞻規劃:

是的,面對「元宇宙」時,各方都難有具體想像,面對未來科技,也讓流水般很難掌握。但在數位內容方面,我們仍能掌握相關展演與展覽文化場域的數位典藏資源,透過人才培育、場域創新、平台推動、產業整合等規劃,去練習掌握5G與web 3.0的去中心化、個人化、數位賦權的特性,才能正面朝向虛實整合的趨勢。永遠不要擔心廠商開發不出來,因為目前商業化的甜蜜點是設備與技術,而非內容與應用。

--

--

🚩 註 1: ANIH 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是由文化部文資局成立,作為亞太地區跨國的產業文化資產平臺,並以「多邊交流、資訊共享、跨域協作」為目標,推進文化資產區域性與主題性的國際交流合作。(https://anih.culture.tw/index/en-us)

🚩 註2 : ANIH Bulletin №7專刊線上瀏覽網址(https://themefile.culture.tw/.../December%202021...)

感謝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袁子賢教授的邀請,上午收到由袁教授擔任主編的「ANIH 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電子專刊」第7期正式發布的消息。此期主題為「In the Place — 產業文化資產場域的啟示」,由 #台灣歷史資源經理資源學會 黃俊達 副秘書長與我共同撰寫的「以建國啤酒廠為基地的跨域~研究者與轉譯者的產業文化資產保存實踐(Interdisciplinary Practice of Industri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The Research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 Jianguo Brewery)」已經刊出。

當時受邀時,也正忙於協助籌辦ANIH年度系列主題~「In the Place — 產業文化資產場域的啟示」的展覽工作中。但就像當時受邀參與【產業文化資產特展】工作時所秉持的概念一樣,我是擔任「轉譯者」。因此,不論是「展覽」策畫的專業分工,或者寫「專文」介紹109–2以建國啤酒廠為教學場域的角色身分,我都堅守「轉譯」的專業位置。於是收到袁教授邀稿時,我就主動提出要與黃俊達副秘書長共筆,這是對於內容專業的尊重;同樣地,規劃【產業文化資產特展】時,也是由李兆翔老師擔任文資內容的顧問/(策展人)。

專文內容如下:

--

--

近日將「典藏即展示」概念在實際展場中實踐完成。在設計上採用圖片展示(後來被增加QRCode) 與QRCode網址鏈結的形式,保留文化部文資局、ANIH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與世界相關網站的產業文化資產之數位資料的相近似型態,但在展場中透過設計與互動,讓觀眾主動閱讀與搜尋。

這也是為了推薦文化部文資局在此議題上的多年經營成果,特別是在研究文獻與資料整理方面!!!

一、資料廣泛瀏覽:

由內容顧問李兆翔博士提供之ANIH(Asian Network of Insdustrial Heritage)、ERIH(European Route of Industrial Heritage)、TICCIH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the Industrial Heritage)、文化部遺產潛力點、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等五大資源平台去搜尋到可參考運用的產業文化資產開放資料,此階段共約800多筆資料,且確定可行性。

二、資料初檢彙整:

由助理協助我彙編各平台資料,並且建立表格。依照「資訊圖譜」(以世界產業文資為主)與「數位列柱」(以台灣產業文資為主)的展示設計,以1.5倍數量的資料為度,我與助理共完成「資訊圖譜」420筆左右的資料。

三、圖文資料檢視:

同步先依據四根「數位列柱」之圖片需求進行分類與檢視,具體數量聚焦為「資訊圖譜」(130筆)與「數位列柱」(121筆)。此階段確實發現有開放授權與解析度的問題,特別是以「數位列柱」所需中大型圖片最難處理完善。

四、建立設計師表格:

根據設計需求,將圖片資料分配為四組(即四個列柱),再以21*29公分輸出的基本規格,再次檢視開放授權圖片的尺寸與解析度。必須汰除者(含重要性選汰)約有10%,圖片解析度(以PS仍無法處理者)則約25%左右,剩餘者在與設計師確認與溝通,以便進行設計。

五、臨時增補與選用:

這部份發生在「數位人文時光區」,後來選用與「工安」展示議題更為相關,且在國家文化記憶庫可搜尋到更多人物圖像的「礦業」與「林業」為圖像主題來源。檢視後,國文庫資料確實能有展示敘事應用的潛力。

茲將上述平台連結整理如下:

一、「ANIH」平台:https://anih.culture.tw/index/en-us/inventory

二、「ERIH」官網:https://www.erih.net/

三、「TICCIH」官網:https://ticcih.org/

四、「文化部遺產潛力點」網站https://twh.boch.gov.tw/taiwan/index.aspx?lang=zh_tw/

五、「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平台:https://memory.culture.tw/

在全國半年多的數位實名制掃描練習後,不會掃描QRCode者幾希矣!!!(記得某次審查會時,評審有質疑過這數位技術的普及性。果然是多慮了!!)

--

--

施 登騰

施 登騰

一位大學副教授教員,同步寫數位展示科技與中國文物鑑定。長期研究與分享「Connoisseur系列」、「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轉譯系列」、「數位科技系列」等領域之資訊與知識。所發表之相關專文,目前總數已逾300篇,可見於:【數位轉譯職人誌三刀流】:https://medium.com/artech-interpr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