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 登騰

這幾天趁連假趕完幾個人文科技的政府計畫書審與競賽評分,其間看到了一些想像的樂觀與實踐的嚴苛,但這些至少都能是「條件」,我也從中學到一些「關鍵」。以前陷/限於職務規定與業務負擔,具體說是在校內衝刺的時期,不僅只投入系務與產學打拼,也未思及需要全力經營與發表學術專業。因此在離開主管行政職後,於近三四年的累積,讓過去無法參與的文化機構業務、標案、計畫等審查變成常態性的服務機會。很是感謝,因為不論是受委託進行研究規劃,或協助以座談、講演、訪談方式分享研究成果,或者是擔任經費規劃、標案執行(或參與投標)與業務經營之顧問審核工作,都是在研究上更為務實的補血福利,至少是政策評析練習曲。

行政業務是政策遂行的實務基礎,否則都是理念空談。但行政真是種殘酷試煉,也像是非自願地被加入《Apprentices 誰是接班人》演出,明明他就不是你想成為或仿傚的人,偏偏那位主管還賣力指導、傳授與演出。有時明明是外部委員才能論斷的評量審查,卻已在內部行政體系層層審核,甚至滾動式調整標準,讓隨到隨審磨鈍了鬥志與興致。這種常見的組織結構與管理方式都是橫亙於繁雜業務前的耗損。就認識幾位被借重的人才,得為此程序做足多次準備,我以前也曾為滿足這些業務而欣喜。這些事實都提醒著,不是有才能「才能」完成行政工作與政策業務的。最近看著政府的計畫越多與想像越大,就越發憂心基層如何落實執行。但任何政策越是接近實務規劃,行政工作就越有機會將這些想像實踐。

因此,比起憂心基層的抗壓性與實踐力,還不如擔心上級規劃願景的眼界與實力。

附圖是張我在2019全國博物館論壇會議現場即時紀錄的文化部鄭麗君前部長發言內容的簡圖,如果是她當主管似乎是不用擔心願景規劃的。

鄭前部長當時致詞是就博物館價值與願景、博物館發展策略、建構支持博物館發展的公共治理網絡等三層面提出初步說明。若依照文化部新聞稿【2019 全國博物館論壇落幕 鄭麗君:組成政策專案小組 建構博物館專業自主發展體系】(https://reurl.cc/mqrONl),鄭前部長索擘劃的博物館價值與願景是扮演「知識型社會良心」的角色,發揮典藏保存、整合研究、多元呈現及思辨對話等功能。但同時博物館也應建立開放性知識體系,發揮民主、透明、參與和包容特性。並且要發展博物館科技治理,以國家文化記憶庫及臺灣行卷博物館示範計畫,建構博物館文物典藏數位化、開放與授權、創新應用,增進博物館數位近用模式。此外,以文化部立場去串聯各領域相關單位組成MLAUCNI(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M、圖書館L、檔案館A、大學校院與社區大學U、企業C、非營利組織/民間團體、專業社群N、其他機構I等),以擴大博物館之社會影響力,也是他特別提出的構想。目的在於透過支持博物館事業以軟帶硬去發展台灣文化藝術。

於是我在她詳述的政策結構上,以包裹核心式概念圖,將其結構性論述轉化為簡圖。

也就是說,從外部或說基礎支撐來看,在推動公眾參與、資料開放、包容平權的「公共治理」與由組織法規、縱橫跨部會合作、國家型計畫的「文化治理」支持下,並往政策核心去追尋【博物館願景】(台灣軟實力)的關鍵:就是「專業治理」。因此「專業治理」所提出的都是整合論壇與政策的推動策略。而作為推動「文化治理、公共治理」 → 「再發展(專業治理)」→「博物館願景」的關鍵與「橋接(或者說是交集)」之構件,則是「中介機構/平台」。根據論壇與鄭部長的詮釋,「中介機構/平台」是: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智慧博物館、博物館與學校合作(人才與專業)、地方文化館(社區大學)等等發揮中介功能的組織與形式。這「中介」組織/平台的角色也至為關鍵,應該就是鄭部長所提的【MLAUCNI】(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M、圖書館L、檔案館A、大學校院與社區大學U、企業C、非營利組織/民間團體、專業社群N、其他機構I等)。

至於她所提到博物館政策白皮書(據說快要出版發表了,很遺憾沒能參與),依我個人的理解是,在此架構下的功能其實就是「再發展(專業治理)」。由於當時我在此論壇中擔任【專業發展與科技應用】議題委員,所以依據所參與場次的理解,除了需與其他議題結合審議外,若要能在博物館組織發揮專業與科技應用的實務優勢,就應該是落在更明確與實務的「知識成長社群」與「專業培訓」這兩個業務上。依我的態度與理解,個人會認為這兩項都是「面對數位時代的必要職能」,而審諸鄭前部長的擘劃,則是落實在她所提出「博物館智慧升級」的關鍵項目。因為「未來」博物館的「專業性」「公眾性」就在於其揭示的「近用」、「支持」、「合作」、「議題」、「公平」、「數位」等形式去「參與博物館」。而無論是「專業發展」與「科技應用」也都該為此「參與」提供必須的專業能力與科技實力。

整體而言,我認為這樣的政策擘劃確實是能落實的,雖然還是有部長級的「高端」,也有官場作文的必要「模糊」,但在現場聽她以很邏輯的思緒去說明,就知道不至於會打高空。對於「數位科技應用的政策端思考」議題,也作為週五演講的概念規整,我會進一步提出:

一、分工目標的整合:

「人才培育」須實力盤點後,方能跨域對談、媒合輔導,且人才也應涵括業界專家以收即戰力之效;透過「場域創新機制」要建立的是跨部會的完效文化場域(具數位轉型成果)讓創新技術具有場域創新、場域驗證的PoC, PoS, PoB分階成效,不而是在機構轉型就認為畢其功;「協作平台媒合產官學」則需與機構數位轉型後的產業與商機生態鏈的整合。

此外,人才就該是產業即戰力「人才培育」成果,透過輔導、媒合、補助、育成去規劃發展。「場域創新機制」需具體落實於文化展演機構的數位職能、業界創新人才的投入實踐,於此基礎方能期待業界與計劃案的場域驗證成果去整合實力、媒合產官學,並推動相關數位科技產業的商機。 非常建議文化機關:

(一) 人才與產業之調查並行:

台灣應該要有「數位科技(展演科技)產業調查研究報告」,才能聚焦具體領域,以使人才、技術、環境、商模更有整合性。

(二) 機關要到幕前登高疾呼數位人才擘劃:

舉韓國疫後數位政策為例,其2021年7月提出【Digital New Deal數位新政】,投入160 萬億韓元(1330 億美元),就是正視到已到位的數位環境,卻在人才與應用上缺乏競爭力。所以,雖著眼人才培育制度與實務影響的政策擘劃,但也在政策面與積極性上有宣傳之效。

(三) 數位轉型垂直應用場域實證規劃:

在進入執行收效階段,就務必從計劃構面去檢視垂直應用場域實證的效益,透過動態的調整,或確認立即需求去導入DDS demand-driven strategy的策略,才能在執行過程中同步驗證與調適。畢竟培育是實力植基,創新是創發之源。科技卻是流動的並無固定形式,惟有模組化的產品、可預測的技術研發,才能立足根基,能發揮「內核心」「外創意」的一元多用式技術厚植、產業深耕的成果。

(四) 商業模式穩定性的模糊:

這其實是國內文化科技跨域需要強化但很難改善的問題,需要跨部會(經濟部、科技部/數位發展部)去強勢主導,方能讓在商言商的產業去投資與投入(人家開公司也是有很多職員與家庭要養的)。

二、不要再有「發現」但不「發想」的「數位策略」缺席了:

發現容易,發想很難,計畫容易,執行困難。所以政策計畫都該有具體的策略規劃,且要評量與投資並行。只要在計畫執行期程中有具體的軟硬體建置與專業測試成果,其相關的技術分享、創新、創作都該被投資挹注,並期能集中擴散。也需要加速進行PoB輔導機制,擴大其場域驗證成果。

三、調整「實」而不「虛」的計畫前瞻規劃:

是的,面對「元宇宙」時,各方都難有具體想像,面對未來科技,也讓流水般很難掌握。但在數位內容方面,我們仍能掌握相關展演與展覽文化場域的數位典藏資源,透過人才培育、場域創新、平台推動、產業整合等規劃,去練習掌握5G與web 3.0的去中心化、個人化、數位賦權的特性,才能正面朝向虛實整合的趨勢。永遠不要擔心廠商開發不出來,因為目前商業化的甜蜜點是設備與技術,而非內容與應用。

--

--

🚩 註 1: ANIH 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是由文化部文資局成立,作為亞太地區跨國的產業文化資產平臺,並以「多邊交流、資訊共享、跨域協作」為目標,推進文化資產區域性與主題性的國際交流合作。(https://anih.culture.tw/index/en-us)

🚩 註2 : ANIH Bulletin №7專刊線上瀏覽網址(https://themefile.culture.tw/.../December%202021...)

感謝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袁子賢教授的邀請,上午收到由袁教授擔任主編的「ANIH 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電子專刊」第7期正式發布的消息。此期主題為「In the Place — 產業文化資產場域的啟示」,由 #台灣歷史資源經理資源學會 黃俊達 副秘書長與我共同撰寫的「以建國啤酒廠為基地的跨域~研究者與轉譯者的產業文化資產保存實踐(Interdisciplinary Practice of Industri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The Research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 Jianguo Brewery)」已經刊出。

當時受邀時,也正忙於協助籌辦ANIH年度系列主題~「In the Place — 產業文化資產場域的啟示」的展覽工作中。但就像當時受邀參與【產業文化資產特展】工作時所秉持的概念一樣,我是擔任「轉譯者」。因此,不論是「展覽」策畫的專業分工,或者寫「專文」介紹109–2以建國啤酒廠為教學場域的角色身分,我都堅守「轉譯」的專業位置。於是收到袁教授邀稿時,我就主動提出要與黃俊達副秘書長共筆,這是對於內容專業的尊重;同樣地,規劃【產業文化資產特展】時,也是由李兆翔老師擔任文資內容的顧問/(策展人)。

專文內容如下:

--

--

近日將「典藏即展示」概念在實際展場中實踐完成。在設計上採用圖片展示(後來被增加QRCode) 與QRCode網址鏈結的形式,保留文化部文資局、ANIH亞洲產業文化資產平台、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與世界相關網站的產業文化資產之數位資料的相近似型態,但在展場中透過設計與互動,讓觀眾主動閱讀與搜尋。

這也是為了推薦文化部文資局在此議題上的多年經營成果,特別是在研究文獻與資料整理方面!!!

🚩 壹、資料處理階段/流程:

一、資料廣泛瀏覽:

由內容顧問李兆翔博士提供之ANIH(Asian Network of Insdustrial Heritage)、ERIH(European Route of Industrial Heritage)、TICCIH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the Industrial Heritage)、文化部遺產潛力點、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等五大資源平台去搜尋到可參考運用的產業文化資產開放資料,此階段共約800多筆資料,且確定可行性。

二、資料初檢彙整:

由助理協助我彙編各平台資料,並且建立表格。依照「資訊圖譜」(以世界產業文資為主)與「數位列柱」(以台灣產業文資為主)的展示設計,以1.5倍數量的資料為度,我與助理共完成「資訊圖譜」420筆左右的資料。

三、圖文資料檢視:

同步先依據四根「數位列柱」之圖片需求進行分類與檢視,具體數量聚焦為「資訊圖譜」(130筆)與「數位列柱」(121筆)。此階段確實發現有開放授權與解析度的問題,特別是以「數位列柱」所需中大型圖片最難處理完善。

四、建立設計師表格:

根據設計需求,將圖片資料分配為四組(即四個列柱),再以21*29公分輸出的基本規格,再次檢視開放授權圖片的尺寸與解析度。必須汰除者(含重要性選汰)約有10%,圖片解析度(以PS仍無法處理者)則約25%左右,剩餘者在與設計師確認與溝通,以便進行設計。

五、臨時增補與選用:

這部份發生在「數位人文時光區」,後來選用與「工安」展示議題更為相關,且在國家文化記憶庫可搜尋到更多人物圖像的「礦業」與「林業」為圖像主題來源。檢視後,國文庫資料確實能有展示敘事應用的潛力。

🚩 貳、產業文資資料平台推廣與分享

茲將上述平台連結整理如下:

一、「ANIH」平台:https://anih.culture.tw/index/en-us/inventory

二、「ERIH」官網:https://www.erih.net/

三、「TICCIH」官網:https://ticcih.org/

四、「文化部遺產潛力點」網站https://twh.boch.gov.tw/taiwan/index.aspx?lang=zh_tw/

五、「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平台:https://memory.culture.tw/

在全國半年多的數位實名制掃描練習後,不會掃描QRCode者幾希矣!!!(記得某次審查會時,評審有質疑過這數位技術的普及性。果然是多慮了!!)

--

--

從附圖即知,「鏡頭翻轉」指的是made for IG, IG friendly, self in selfie等自拍參與的應用。確實,有許多研究都提出:到展覽現場自拍有其參觀展覽做紀錄的正面功能?這點確實值得了解。單純自拍或只是隨意拍照作記錄,確實功能不大。

根據Fairfield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Linda Henkel (2014)在心理學頂級期刊《心理科學Psychology Science》發表的研究指出,若因仰賴相機而不仔細欣賞,拍照記錄其實無助於對所攝物件的記憶,也會減損博物館的觀賞體驗。Linda Henkel稱這種情形為「拍照減值效應photo-taking impairment effect」,而要有所連結,必須真正花時間重新審視回復記憶。至於Henkel進行的第二項實驗(指示拍攝特定展品的特定細節),則進一步指出有意識的局部近攝有助於之後對展品的記憶。Henkel所提醒的,也就是「若要記憶博物館參觀體驗,不要用相機,用眼睛。」,因為實驗證明心理視覺(mind’s eye)和相機鏡頭(camera’s eye)是不一樣的,切勿再以鏡頭輕掠展品按下快門,要體驗展覽的知識與美感,要觀察體會。

進一步談數位參與要如何引起動機,深入參與呢?Carmine Gallo (2014)這位專營自我成功成長的作家指出3個關鍵性科學因素使得TED演講如此受歡迎,那就是:

🚩 觸動(Emotion: Ideas that spread touch our hearts)

🚩啟發(Novelty: Ideas that spread teach us something new)

🚩易記(Memorable: Ideas that spread are easy to recall)

劉君祺(2017)則在「博物館與『我』~以個人數位服務促進博物館參與」一文中,援引文獻將這兩類個人數位服務定義的很清楚:

🚩客製化數位服務:需要使用者主動參與並提供資料,由系統據以呈現可調式(adaptable)介面與內容。

🚩 個人化數位服務:由系統主動分析歸納使用者資料,亦由系統據以呈現現可調式(adaptable)介面與內容。

也就是在追求個人化服務時,系統設備介面設計至少要有「客製化」誘引主動參與與提供資料(例如:自拍)的功能。

而繼Google Arts and Culture於2018年推出「Arts Selfie」應用程式造成一時話題,且吸引500多萬次累積下載,更是少數以教育類App攻佔下載榜首的成功案例後,最近的改版加入了「Pet Portrait」應用,誘引大家透過拍攝自家寵物,為其找到世界名畫中的類似畫像。體驗後的相似度自然普通,但藉以看到歷代畫作中有這麼喵星人與汪星人也曾入畫,飼主都很愛。

於是我用貓兒子襪襪玩了一會兒。

--

--

3/26(六)當天,在北教大忙完上午的博館所碩班課程後,就啟程趕往板橋車站環球百貨「XR實驗室(XR Lab)」去參加史博館文創天團~〈酷獸奇航〉VR首航的開幕儀式。很榮幸還能上台,且因協助標案審查與工作會議諮詢而列名技術顧問,與有榮焉,畢竟是「歷史博物館 X 羊王創映」的專案,不論是對於「IP文創加值」或「數位典藏加值」來說,都會是重要案例。

其實分兩次體驗此作品,一是結案前的進度討論版本(以VR頭顯體驗);二是結案後的正式版本(以VR頭顯+蛋形體感椅)。第一次是協同文創組夥伴與研究員針對劇本與內容細節提供建議,3/26看到的不僅是完整的成果內容,也有4D VR動畫的全感官體驗。

--

--

博物館參觀服務有賣點嗎?能賣嗎?有的。

Q: 近距離欣賞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像、或博物館館長導覽、或進庫房細審名師筆觸線條要多少錢?

— — —

佳士得拍賣公司線上拍賣推出Sale 20148號專拍~【Bid for the Louvre 為羅浮宮競價】(2020.12.1~12.5, https://reurl.cc/Z76kVl ) ,更是將在落槌底定,清楚讓你知道親自藝術品何價?親臨展覽現場何價?雖然就如其完整名稱中所說的,這次專拍所提供的是「once-in-a-lifetime experiences」,是畢生絕無僅有的體驗,但在此疫情期間,當許多博物館與美術館無法開放時,這感受是特別深刻的!

而在此專拍中的「特別體驗拍品」有哪些呢?

🔷1. Exmination of the MMona Lisa Outside her Dispaly Case 近距離檢視蒙娜麗莎畫作展示盒(落槌價:80,000歐元):

將安排競拍得主與友人體驗隨同館長Jean-Luc Martinez參與名作的保存維護工作,不僅能近距離欣賞蒙娜麗莎,還有更多在Grande Gallery的文藝復興時期大師作品可在館長導覽下有獨一無二的體驗。

【Bid for the Louvre 為羅浮宮競價】(2020.12.1~12.5)

🔷2. A Magic Evening by Torch Light 火炬之光的神奇夜晚(落槌價:38,000歐元):

將安排競拍得主體驗法國國王在寂靜暗夜中憑藉火炬微光在羅浮宮中探索的體驗。

--

--

我曾於2019年初針對一篇以葡萄牙、義大利、希臘等國博物館群為調查對象,發表於2018 年底的Mu.SA Project(Museum Sector Alliance 博物館部門聯盟專案),也就是歐盟 「新伊拉斯莫斯計畫~部門職能聯盟 Erasmus Plus Programme~Sector Skills Alliance」所資助的研究專案所發表的調查報告寫過篇短文。我這篇短文【博物館科技/數位轉譯系列:博物館的數位時代/工作職能】中就特別據以列出Digital Strategy Manager 數位策略管理人、Digital Collections Curator 數位典藏策展人、Digital Interactive Experience Developer 數位互動體驗開發者、 Online Community Manager 線上社群管理人,並強烈推薦這些職能,特別是數位典藏策展。

看看最近疫情期間的趨勢變化,其實除了數位策略管理人外,就博物館最近的相關博物館科技與數位服務發展情況來看,其實。全。中。❤️❤️❤️❤️❤️❤️

「數位策略管理人」其實就是作為一個博物館的數位策略制定,以引導博物館在數位環境中穩定發展的角色(不管是否為館長或內部編制位階更高主管的工作)。這是一個以盱衡整體之實務需求與解決方案為職能的重要功能者。根據Mu.SA Project(Museum Sector Alliance 博物館部門聯盟專案)這份報告,此職能的主要工作任務包括:

🚩 支持博物館之技術與數位創新,以求於數位環境之發展。
🚩 在內部部門和外部利益相關者間的調解角色。
🚩 負責博物館的數位策略和數位資源的財務規劃。
🚩 了解博物館運作,並能提出數位產品的最新訊息。

在此特別針對此職能透過其因應快速變化的數位環境的任務需求,再提出以下更具體的角色功能。我從四個觀點來描述:

🔹1. 科技「堆疊」(The Technology “Stack”):

(註:即導入數位科技後,將各種軟體堆疊成該機構專屬的軟體平台)

這部分就是檢視博物館正常運作所需(在目前更為密集且多元科技的導入情況下很關鍵)的科技要素之完整列表。這些要素將含括明確的項目(網站、行動應用體),較不明確的項目(時基媒體之獲取策略)以及面對未來者(AR / VR之實踐,甚至是數位雙生、元宇宙、NFT等議題)。

🔹2. 價值和方法(Values and methodologies):

在科技堆疊中實踐要素的方法有多種,其中有些與博物館的價值一致,另一些則否。因此,數位策略的目標是要去確定哪些絕不妥協的價值(例如友善平權/近用),以及那些可能是理想性且能反映出數位化成熟的組織成熟組織本質,但非至關重要的價值(例如數位典藏更為多元多樣的開放、數位服務的技術創新等等)

🔹3. 成熟度矩陣(Maturity matrix):

一旦確定了科技堆疊的要素和價值,那這兩個組成部分將合併為單一矩陣,且能讓博物館可以自我評估其「科技妥備率technological readiness」。實際上,此矩陣的X軸為「功能」,Y軸為「價值」,博物館在評估其科技成熟度時將要素和價值列為考慮要素。這部分也必須包括人才與制度的配合與改良。( #想找個研究計畫把相關評估內容與執行方式給整理出來)

之前曾做過《經濟部109年度科技專案計畫成果~109年度科專場域擴散策略計畫》/〈科專成果場域驗證創新擴散機制規劃-以數位科技導入為例〉之研究,將數家數位科技公司進行分析定位,並且整合分析結果提出定位與策略規劃。

--

--

館外/知識隨形、館內/知識隨行

2020.5.29就曾寫過【數位轉譯/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服務~館外/知識隨形、館內/知識隨行~荷蘭國家博物館林布蘭〖夜巡圖〗高解析圖檔的隨想】,談過當時的448億像素版本,以及其與Google Art Project技術、Madpixel Super Zoom技術之間的比較分析,也附上了比較圖。2020年時,荷蘭國家博物館【夜巡圖】所完成的就已比【Madpixel Super Zoom】更精細約約2.5倍以上的圖像。甚至在當時一些報導中,也有引述荷蘭國家博物館內部主管的意見,認為荷蘭國家博物館的版本比Google Arts and Culture的版本,不僅有25倍精細,在品質上有真實的色彩。

截圖自:【數位轉譯/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服務~館外/知識隨形、館內/知識隨行~荷蘭國家博物館林布蘭〖夜巡圖〗高解析圖檔的隨想】

剛剛特別前往怡汝在【不務正業博物館吧!】所提供的7170億畫素的林布蘭《夜巡》欣賞網址:https://www.rijksmuseum.nl/.../ultra-high-resolution-photo ,效果確實很驚人!!

最後,再引述另兩篇專文~【數位導覽科技點評~談放大真實的Second Canvas技術】與【用數位Zoom in功能輔助藝術品鑑】所做高解析數位圖檔的相關評論,共有四個重點:

🔵 1. 超高解析圖像賞析非常適合作為鑑賞評析的數位服務:

用功的鑑藏家或是藝術愛好者不僅會用功的看專書,閱讀各種器物鑑定類型的平面印刷品中中的放大照(甚至顯微放大)資料,即使在展覽現場也會攜帶單眼望遠鏡欣賞藝術品細部資訊,為的就是尋求肉眼無法細審的鑑定重點,所以超高解析圖像自然應該作為很實用的數位服務內容。

🔵 2. 超高解析圖像賞析非常適合作為數位導覽服務的終極形式:

當數位/虛擬/線上博物館以虛擬分身出現,並非取代實體博物館,而該是以「文化科技整合」與「虛實整合」作為「線上博物館」與「實體博物館」間資源之整合形式。線上博物館的體驗是On Cloud形式,實體博物館的體驗則是On Site,要讓On Cloud與On Site同框同場地,可以依憑的數位科技解決方案,以及像超高解析這種肉眼無法看到的擴大增強數位資料。

🔵 3. 超高解析圖像非常適合作為無法賞析原件的數位替代選項:

因為難以接觸原件的實況,過去只能巴著眼流著口水,現在因為多了數位技術的幫助,能在國內外數位典藏資料平台上透過數位服務看到更加清晰的細節。材質、筆觸、設色的細節,就宛若以放大鏡在作品上檢視。近距離、或透過儀器細審本也該是鑑定的重要步驟,行家稱之「上手」、「上眼」,能持拿近觀即使不為鑑偽,也能品趣。但試問,何能有此機會經常親炙珍品精品呢?藏家總愛買博物館與拍賣會圖錄,也很用功的看專書。各種器物鑑定類型的平面印刷品中也常有放大照(甚至顯微放大)資料,為的就是提供肉眼無法細審的鑑定重點。因此,除了原尺寸圖像外,也提供更高解析的圖像,使得猶如使用不同倍數的放大鏡去看「原件」。

🔵 4. 引述Madpixel共同創辦人Koldo在訪問時所說的:

這樣的超高解析度數位典藏技術與成果是為了讓博物館/美術館可以「…..improve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artworks for their visitors and remote audiences. 為現場參觀來賓與遠距觀眾改善藝術品的轉譯/詮釋」。

對於這家公司,我相當推薦,轉錄【數位轉譯/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服務~館外/知識隨形、館內/知識隨行~荷蘭國家博物館林布蘭〖夜巡圖〗高解析圖檔的隨想】部分內容並簡單介紹如下:

介紹「Madpixel」:

Madpixel公司位於西班牙,其所開發圖像應用技術是訴求以超高解析度的數位典藏圖像探索藝術作品賞析(鑑定)的新可能與獨特優勢,且也有專屬的【第二畫布Second Canvas】App能在展廳或遠距作為數位導覽軟體,其超高解析度圖像(super zoom)、數位敘事、 X光、 UV 、IR等數位功能也有助愛好者進一步了解畫作。且Madpixel的技術已獲歐盟肯定,其scModules專案參與歐盟的【EU Horizon 2020計劃】,預計到2022年,這家西班牙公司預計將有1,750個博物館註冊,超過165,000個藝術品被數位化。Madpixel這家自1999年成立於西班牙馬德里的數位公司,一直都是超高像素數位化領域的領導者,他們透過雲端平台、手機、平板所建立的超高解析藝術擴增資訊應用~【Second Canvas】。

--

--

施 登騰

施 登騰

一位大學副教授教員,同步寫數位展示科技與中國文物鑑定。長期研究與分享「Connoisseur系列」、「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轉譯系列」、「數位科技系列」等領域之資訊與知識。所發表之相關專文,目前總數已逾300篇,可見於:【數位轉譯職人誌三刀流】:https://medium.com/artech-interprete